亲,欢迎光临33言情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33言情 > 古言 > 老祖宗她是真的狂 > 第1863章 番外 梦回大庆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第1863章番外梦回大庆

盛平三十三年,宋相府。

宋家太夫人离开也有三年了,春晖堂的景致依旧,干干净净,一丝杂草都没有横生,只是景致虽依旧,斯人却已逝,显得春晖堂颇有几分寥落。

一个瘦长的身影踏进院落,俊秀的小脸绷得紧紧的,眉眼带着一丝不耐烦,直到看到坐在廊芜下做着针线的老嬷嬷,冰冷才散去了些。

“嬷嬷。”

老嬷嬷抬起头来,看到小小少年,眉眼一弯:“旦哥儿。”

来的人,正是宋相的幺子宋令煜,府中排行第六的小少爷,也是今年在京中极具盛名的宋小神医。

宋令煜看到她手上洁白的里衣,便道:“您怎的又做针线了,这些费眼的交给丫鬟们去做,不然伤眼。”

宫嬷嬷笑着说:“不过是给你做个里衣,能费什么眼,而且眼下是在大白天,一点都不费劲,你放心,这天色暗了,天晚了,嬷嬷我碰都不碰。”

宋令煜点点头:“您可要说到做到,天色昏暗做这种细活,最是伤眼,我给您扶个脉。”

他也不等宫嬷嬷拒绝,把她的针线放在针线篓子,接过一旁的小厮黄芪递过来的药枕,放在自己膝盖上,再把她的手放在药枕上,双指按了上去。

宫嬷嬷有些无奈,眼神却是越发温软,这孩子总是这样,自太夫人走后,他就把自己当成了易碎的人儿。

是怕自己也跟着走了吧。

宋令煜扶脉很快,放下她的手,道:“您养得不错,不过有些脾虚,我给您开个药膳调理一下,让小厨房的给您做。”

太夫人是仙逝了,但宫嬷嬷也一直守在这里,有宋相的指令,春晖堂的小厨房也没撤,毕竟她弥留时也说了,这个院子留着给宋令煜。

所以这些年,只要宋令煜回府,必然是在这边住的,可他也没住正院,还是住在西厢,宋慈从前的寝卧等等,都还保留着,算是给子孙后代留个念想。

便是宋致远,时不时也会过来小坐一二,和宫嬷嬷磕叨磕叨。

宫嬷嬷对他道:“你也别只记挂着我,也得照顾好伱自个,别仗着自个年轻,天不怕地不怕的,像那种痘,万一”

她说着,颇有些心有余悸。

宋令煜笑了笑,并不在意。

宫嬷嬷说的是种牛痘,是针对天花的有力预防,其实这个所谓牛痘,早在宋慈在世时,林箐就已经有了想法做试验,甚至在宋慈走后就有了些成果,可林箐没往外传,只把自己的想法和宋令煜说了。

宋令煜是个胆大的,综合林箐的试验,又结合宋慈留下来的话,直接拿自己和几个死囚一道做人体试验了,亲自在自己身上种了牛痘,个中险况,不说也罢。

傻大胆的结果就是试验成功,宋令煜把这个实验推举到楚帝跟前,再在大庆全国推行种痘,大大抑制了得天花的死亡率,也是大功一件,更是宋令煜的成名之功。

宋令煜却不敢独占功劳,这是林箐先做的试验,甚至还有他祖母的提议,可以说是前人种的树他乘凉,岂好独占功绩?

这份功劳,他把林箐推到了前头。

可有功就是有功,就凭他敢以己身去做那试验,还把试验的经验归整写成医案供同行钻研学习,这就是大功。

这不,一个小神医的光环就加冠在宋令煜的头上。

宋令煜年纪虽小,却老成沉稳,知道这是有人故意捧杀,可他无所谓,他自己的医术如何,他心中有数,哪怕这小神医现在是个虚名,他也会把它变为实名。

不过神不神的无所谓了,他只做他愿意做的,想要做的事。

“祖母说过了,医者要有无畏之心,也敢于钻研实验,才能使医术精湛,也才能救更多的人。”宋令煜笑着道:“您看我如今不也是好好的。”

宫嬷嬷叹了一口气。

宋令煜道:“嬷嬷,我去给祖母上个香。”

宫嬷嬷也站了起来,与他一道去了小佛堂,那里也供了一幅宋慈的小像,还有一个香炉。

宋令煜捻了名贵的沉水香点燃了,双手合着举在三尺位,恭敬地拜了拜,把香插在香炉里。

“祖母。”他轻轻的叫了一声。

在半空中与敬一并排站着的宋慈看着这一幕,视线再移到那小像时,心头一悸,脑海里如走马观灯的闪过几个片段,她的情绪有些莫名,鼻子酸涩。

小佛堂里,有风吹过,沉水香的烟雾寥寥直上。

佛堂内的宋令煜和宫嬷嬷似有所感,往后看了一下,有些疑虑。

两人出了佛堂,便看见一身素服的宋致远。

宋令煜见了亲爹,不情不愿地上前,拱手一礼:“爹。”

宋致远道:“你这是给你祖母上过香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要往哪去?”

“儿子想去义学走走。”

宋致远便道:“暂别出门了,宫中马上就要来圣旨。”

宋令煜眉头皱了一下,又松开,道:“来圣旨也不过是让爹您复职,与我何干,我一个稚龄小儿在不在有何所谓,儿走了。”

小主,这个章节后面还有哦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,后面更精彩!